• <big id="jz7rw"></big>

    1. <strike id="jz7rw"></strike>
      <code id="jz7rw"></code>
      <th id="jz7rw"><video id="jz7rw"></video></th>

    2. <pre id="jz7rw"></pre>
      <th id="jz7rw"><video id="jz7rw"></video></th>

    3.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文學 > 正文

      林黛玉前身后世之絳珠草傳奇 讀章聞哲的神話劇《絳珠傳》

      2022-07-20 13:17:37導言選摘 作者:毛夢溪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作為評論者、詩者的章聞哲,她最擅長的文體寫作是評論,次者是詩歌。而劇本創作是首次,這種嘗試決不是附庸神圣,也決不是恭維娛樂,而是作為文藝評論者在對各種文體寫作和藝術的鑒賞能力與理論抽象能力之后的一種僅次于詩歌的詩性回歸。

        我很高興作為第一個讀者,讀到一位理論寫作者的處女作劇本——章聞哲的《絳珠傳》。為什么高興呢?因為,這個劇本到底有沒有反映階級意志,有沒有反映社會學的功能,這實在不好說。因為首先《絳珠傳》是一部神話,是希望超離現實社會的一種烏托邦;其次,《絳珠傳》的主角是林黛玉的一種本體形式,或是一種延續,而林黛玉這個角色,恰恰也是超離現實社會的(相對寶釵的經濟之道而言)。這種因素決定了《絳珠傳》不會那么“用功”于一種社會學的建構——這無論如何是好事,因為它不是章聞哲作為理論寫作者的一種理論的功利主義實踐,也不是一種教條主義式的教導。

        一部真正的具有文學初心的劇本??梢哉f,這個劇本,也相當言情,相當通俗。這是一個崇尚修辭化寫作的詩人與抽象寫作者,對通俗化語言的一種熱忱回歸。我因此相信章聞哲不僅是一位在評論上有造詣的民間學者,也是在文學創作上十分專業的人。我不想過度贊譽,但我認為,如果這個劇本最終兌現成影視劇,大家都會喜歡。

        《絳珠傳》作為一部神話,它的基礎是《紅樓夢》,這決定了《絳珠傳》在整體意義上也可被解釋為是《紅樓夢》的另類解讀。過去“紅學”范圍的解讀,不超過對《紅樓夢》藝術結構與藝術方法學的研究,對人物及其關系的各種解讀,則最多不超過對曹雪芹家世的參照?!督{珠傳》以神話為基態與出發點,為《紅樓夢》提供了另一種人物關系構造線索。這是十分新穎的,有創造力的嘗試。期待它成為影視劇誕生的那一天,將一種美侖美奐的劇情與人物呈現到大眾面前。

       

        《絳珠傳》以《紅樓夢》為藍本,以該小說中的神話部分為敘述契機(或者引擎),講述了林黛玉前世之身絳珠仙草在仙界與凡間與兩位男神蓮花與百里蔚藍之間的情感糾葛或愛情故事。

       

       本劇把命運本身比喻為棋局,所以,劇中的前半部分場景多與“烏鷺之戰”有關,劇中人物絳珠乃赤暇宮中的一棵仙草化身,得其祖輩基因而在棋術上有非同尋常之天賦,引起松濤居主人百里蔚藍(其原身乃松)傾慕。

        百里蔚藍乃仙界著名棋圣,往來者多為棋藝堪稱大師級的神佛,燃燈佛、嘉措佛(原型為倉央嘉措)等莫不是其座上賓,諸神佛常常會于松濤居內的夏都閣之水上長廊,談笑對弈,這些神佛皆慕百里蔚藍之棋術而來。百里蔚藍(又稱陌上蔚藍,取其“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之意)仰仗棋術而在仙界地位特殊,遠近神佛都要賣他一份面子,故當他要求赤瑕宮的仙子絳珠到松濤居陪其下棋時,赤瑕宮主和絳珠之養護者神瑛侍者蓮花均首肯了。

        絳珠與百里蔚藍之緣分就此展開。

        然而,神瑛侍者蓮花對絳珠既有養護之恩,又有戀慕之情,兩者之緣分可謂“舉刀斷水水更流”,只是蓮花并不清楚絳珠心中所愛,絳珠亦從未坦呈心跡。

        當蓮花認為絳珠已愛上百里蔚藍,頓時心灰意冷,正好女媧當年補天剩下的石頭(后被太白金星命名為“天如意)想要下凡歷劫,獲得太虛宮批準,要找一修為高明的神仙攜帶它一起入凡間,蓮花便自告奮勇,說自己愿意攜帶天如意下凡。絳珠得知蓮花要下凡,便與百里蔚藍商量:他于我有恩,恩情不還,我無法與你在一起;讓我先了了這一恩情再來與你共赴萬年之好。如此,絳珠便有了“下凡還淚”的一段經歷。蓮花下凡之身即寶玉,絳珠即黛玉。

        就在下凡期間,北極狐仙兄妹作妖,使得天如意有機會脫離寶玉,乘機作亂,造成一方生命涂碳。

        此事追溯源頭,與百里蔚藍有關,狐仙美夕仰慕百里蔚藍已久,苦于不能得手,便想在凡間促成寶玉與黛玉云雨烏山之合,以借此絕了百里對絳珠的愛戀。

        美夕得其兄白原之助,終至“天如意”犯下天條,后太白金星說服天庭,將其救下,收于太白宮,在其煉丹爐中百煉成鋼,最終成化“天如意”。白原兄妹因此事被貶謫,美夕變回普通狐貍,被松濤居百里蔚藍之友非鶴收留;白原亦被廢去大半功力,放逐北極,自生自滅。

        而絳珠回到天界后,終與百里蔚藍結為萬年好合。夫婦受天庭之命,開始修復被天如意作亂時毀掉的山河。山河要恢復生氣,須借地火之功,重造土地。然地火一旦外溢,便容易造成新的災難。蓮花為助百里夫婦,奮不顧身,以金剛蓮花之原身幫助控制地火,不幸傷身。幸得燃燈佛以未來照明之火光繼續助百里夫婦完成修復大業。

       

       然而,燃燈佛告訴他們,此未來之火,乃未來之光明,今日以此修復山河,他日你們就得當燈芯來彌補。蓮花與百里蔚藍都答應了燃燈佛這一“未來之約”。

        王母娘娘之女赤瑕宮宮主

        本劇第二女主角赤瑕宮宮主乃王母娘娘與天帝之九女,名字便叫赤瑕。赤瑕公主早對蓮花有情,故在蓮花下凡期間,乃設法在賈府造了一座與赤瑕宮幾乎一模一樣的宮殿,名喚“大觀園”。“大觀園”名義上是賈府為接待賈元妃省親的花園建筑,實際卻是赤瑕宮主的行宮。

       

        赤瑕宮的一個主要的功能是為王母培植名花異草,并為各處鐘靈毓秀、教化之用,故大觀園之用,除了供貴族子弟們游樂,也有馴養育化之意,此名園后在蓮花的管理下果然有了根基,至某一代而成為人文薈萃之地,滋養天地之圣明之氣,而令三千世界更其圓滿和熙。此功在蓮花第一次下凡歷劫歸來后便記在蓮花身上,加上他攜帶天如意下凡歷劫,幫助天庭解決了一個隱患(天如意因不滿意自己身為補天石被天庭忽視的命運,而屢屢意圖反天,蓮花化解了這一危機),憑借兩功加身,得以升為真神。

        天帝因此同意赤瑕欲與蓮花真神成婚的請求,下詔賜婚,奈何引起各方女神嫉妒,赤瑕于大婚日便遭仇殺。幸有天帝起死回生丸救回一命。但赤瑕命運叵測,后又遭其貼身神仆夕霧上神猜忌,借貓精梨哥之手將之毒殺。

        梨哥在赤瑕死后假扮赤瑕,以為瞞過了天庭,最后還是被揭露,然而這梨哥原是王母娘娘與前情人所生之女,與赤瑕原是一母同胞,王母放過梨哥,讓與梨哥相處頗洽,以姐妹相稱的另一只貓精風信子替死,卻讓梨哥假扮風信子繼續活著。此事后被玉皇大帝之乘獸鐘子期識破,鐘子期對梨哥情有獨鐘,這又是另一段男女佳話……

       

        卻說赤瑕被梨哥毒殺時,尚留下一縷精魂被梨哥化入已身,以便憑借了這縷氣息騙過王母、天帝與眾神。這縷芳魂后被王母收回,借王母常住宮殿娥皇宮鎮殿之寶“娥皇花圣者”的滋養而得以重生,赤瑕復活。

        在赤瑕復活前,蓮花與絳珠因赤瑕之死受罰,真神蓮花被貶謫到“無聲靈界”,絳珠再度下到凡間,受生生世世之人劫。幸好赤瑕復活,因為愛上授其武功的百里蔚藍,被百里蔚藍說服,而反過來求王母與天帝提前將蓮花與絳珠召回天界。

        王母震怒于不知真相的赤瑕被利用,最后決定滅殺絳珠以絕后患(王母認為絳珠是危及赤瑕性命的關鍵因子)。

        王母將絳珠約至大荒山,決定在那兒處決絳珠。等蓮花趕到時,絳珠已然灰飛煙滅。

        蓮花對天長笑,對王母道:很久以前,絳珠祖輩侖者山白?大神曾將至尊棋譜《烏鷺機變錄》交于玉皇大帝,但有一條件,保證其后輩不受任何神、人、妖欺凌。若不能保證,則三千大世界將發生變亂。

        王母聽了完全不信,認為蓮花只是在嚇唬她。哪知沒多久,便烏泱泱地來了一大批諸界神魔。惡戰就此開始。

        大荒山一戰外,天庭和王母之娥皇殿均被圍剿。天庭權力傾塌,眼看就要易主。蓮花潛入天庭密室找回《烏鷺機變錄》欲以此神物引回絳珠魂魄,重新培植絳珠。百里蔚藍在戰亂中找到赤瑕,與之突出重圍。

        正在此時,燃燈佛降臨,告訴百里蔚藍,未來之約已至,你和蓮花兌現諾言的時刻到了。百里遂不得不和赤瑕告別,前赴“燈芯之約”。

        就在大荒山,蓮花拿著《烏鷺機變錄》并未引回絳珠魂魄。正失魂落魄間,燃燈佛至,蓮花遂放下一切,追隨燃燈佛而去。

        詭異靈性而叛逆的梨哥

        本劇第三女主梨哥是最詭異、靈性而略叛逆的一個角色。她的身份一度非常神秘,后由于鐘子期的到來終于揭開。

        鐘子期乃真神蓮花被貶謫到“無聲靈界”時遇到的神獸。此神獸原為玉皇大帝乘騎,玉皇大帝仙逝前,將之送至“無聲靈界”一邊修煉心性,一邊等候它的下一任主人。

        這位主人便是真神蓮花。蓮花降服神獸,并賜名“鐘子期”,意為“知音者”。鐘子期重出“無聲靈界”之日,實際上便預示著天庭易主。當它帶著蓮花突破“無聲靈界”結界時,蓮花重回天界便已然注定,且預示著某種顯赫身份的到來。故在絳珠被滅,引發三千世界戰亂,天庭傾頽之后,天界權印到了蓮花手中。

        蓮花乃在自己赴燈芯之約之前,將天庭神印交于鐘子期,三十萬年之內由它代為掌印。諸神皆有聽心術,但天界有約束,不能隨便使用此術,唯有鐘子期得玉皇大帝特許,允其隨時隨地都可聽心,條件是鐘子期本身也不許說謊,一旦說謊,將受粉身碎骨之刑罰。鐘子期有此特權,故能識破貓精梨哥之身份(作為王母娘娘之私生女),王母瞞天過海救其私生女一命,也唯有鐘子期才知道。

        梨哥為王母私生女,它嫉妒赤瑕倍受王母疼愛,身份顯赫,諸神共仰,又與豐神俊朗的真神蓮花聯姻,因而生滅殺赤瑕之心。恰好赤瑕神仆夕霧上神猜忌主神赤瑕,也要滅她以保已身。兩位一拍即合,梨哥以赤瑕寵物身份得以近身赤瑕,伺機下毒,最終得手。并假扮赤瑕瞞天過海(連夕霧上神也被瞞過)。

        此事真華宮(蓮花真神之宮殿)內上下皆知,梨哥一方面得真神蓮花庇護,一方面又借赤瑕一縷芳魂得以偽裝赤瑕維妙維肖,而更重要的是,王母與她畢竟是母女,故得以續命。梨哥性情可謂在赤瑕與貓性之間,既活潑又詭異,既有公主之任性,又有民女之隨和;既如珍貴華麗之牡丹,又野性不羈如荒野之野花。令鐘子期一見傾心。知道了梨哥的身份,也讓他日后三千世界戰亂之際,毫不猶豫地站到反天庭的一邊奠定了心理基礎。

        絳珠與劇中其他女性對比

        本劇主角絳珠就像觀眾心目中的林黛玉一樣,其美貌與智慧兼容的外觀只可意會,不可道說。在本劇中,與其說她是主角,毋寧說她始終是被側面描寫的一個對象。她的美,無疑常常通過兩位男神的美來暗示。偶爾正面描寫,也不具體??梢哉f,絳珠之美在劇中是形而上的;而兩位男神之美,恰恰是可見的,可識的。與《紅樓夢》不同的是,絳珠個性并非“多愁善感”兼“多病”,盡管她也要靠特殊制成的藥物來維續生命,但絳珠并不把自己看成是病弱之身,性格上也更加云淡風輕,有些像吉普賽女郎,又有些像武林中的女子。如果說林黛玉對愛情比較執著,常常不免要爭風吃醋,疑神疑鬼,那么絳珠一直被兩位男神呵護有加,從而在愛情上反而有些表現出沒心沒肺,好像她天生就被人愛護,無須與人勾心斗角。也不必經常自傷自艾。她因此,仿佛是更被動的愛情角色。是被人愛,而不是愛人。當她最后決醒時,也不是主動選擇一位自己所愛之人,而是選擇出走,放下一切糾葛,回歸自由之身。

        可以說,絳珠的性格是她生命軌跡的線索,也是她與兩位男神之所以糾纏不清的源頭。——這個角色,刻意地與林黛玉區別開來,只在她下凡期間才表現為后者。絳珠既然總是被愛,她最終的灰飛煙滅也成為必然。

        《紅樓夢》中,夢是石頭之夢,而在《絳珠傳》中,夢其實是絳珠之夢,絳珠死,夢也休。

        絳珠死應驗其祖先白?大神之預言,若其后代被欺凌,則三千世界必亂,天庭必將傾頹。絳珠其實是亦貴族亦平民的代表,若林黛玉寄身外祖家,既有顯赫背景,又似乎無所倚仗;那么絳珠也一樣,她被蓮花從侖者山帶到赤瑕宮,從小靠著蓮花汲天水(霧露等物)煉制甘霖來續命,除了蓮花是倚仗之外,其實她也沒有別的依靠。

        但絳珠心性顯然更加樂觀活潑,既有些隨遇而安,又總是游離于紛爭之外,更像天外之天外的仙子。所以,當赤瑕與蓮花大婚日,刺殺赤瑕的不可能是她;當男神為之形神憔悴,卻從不對她怨恨相加。絳珠是一個真實可見的夢,也是一個虛幻之極的夢。

        絳珠以棋術上的智慧吸引男神百里蔚藍,但蓮花對她的愛,是父神之愛?情人之愛?還是因其身份特殊到關乎三千世界安危,才對她倍加呵護,則是一個謎。然而,沒有人會懷疑,蓮花才是最愛絳珠的那位神仙眷侶。因為無論經歷多少劫難,蓮花心里?隻有一位絳珠。哪怕最后絳珠灰飛煙滅,蓮花仍然心存希望,想要抓住絳珠的最后一縷芳魂,以便重育絳珠。蓮花與百里蔚藍最后都做了燃燈佛燈里的燈芯,成為光明的象征。這個英雄主義的象征,可以理解為既是絳珠心目中的必然,也是一切傳奇得以升華的那一束光輝本身。

        兩位男主蓮花與百里蔚藍

        第一男主蓮花性格內斂,沉默寡言,負重而行,個性遠不及另一位男主百里蔚藍灑脫。蓮花因為神瑛侍者的身份,與赤瑕公主是上下級關系。一度成為赤瑕之丈夫,卻始終心系絳珠。當他與赤瑕婚姻取消,他又夾在絳珠與百里蔚藍夫婦之間,充當絳珠的第一護花使者。

        這種尷尬的身份,使得蓮花始終是欲說還休、隱忍內斂,負重而行,對絳珠欲遠還近這樣一種矛盾而又實際在情感上表現出堅韌的角色。

        松濤居主人百里蔚藍可以說是本劇中出場最多的一個角色,比蓮花和絳珠還要多,這看上去安排得非常不合理,但是劇情發展就是如此。沒有百里蔚藍,本劇就會完全重復《紅樓夢》的故事,沒有什么新的劇情了。

        百里蔚藍是《紅樓夢》神話部分得以延續的嶄新的因子。因為百里蔚藍,神瑛侍者與絳珠仙草的前世姻緣所訴諸的二元結構得以打破,絳珠在仙界的故事才得以展開。正是由于百里蔚藍的出現,蓮花才有了下凡的打算,絳珠才有了“以淚還恩”的一段劫難。百里蔚藍還一度與甄寶玉交集,這一交集也象征著百里蔚藍與蓮花就像賈寶玉與甄寶玉。孰真孰假,假作真來真亦假。

        松濤居有兩圖騰,一是松,二是鶴,松鶴在人間象征神仙與長壽,故松濤居又象征著一種由凡入仙的門戶所在。其主人百里蔚藍,雖仙齡、品級尚低,還不及絳珠,但他作為棋圣,與其往來者皆高佛大神,在仙界地位特殊。屬于品銜雖低,但能力非凡,長得又好看,而又倍受各方矚目,連“上面”也要對他另眼相待的一類“人物”。

        他與絳珠因棋而成姻緣,對絳珠與蓮花之間的情感糾葛,他一開始總是表現出自信與對絳珠的信任;后來逐漸亦有些感觸。慢慢在某些時刻表現出懷疑的一面。這是導致他最終愛上重生的赤瑕之基礎。

        他與重生的赤瑕乃“大叔少女”之戀,相對于他與絳珠的姐弟戀(本劇并不突出這種現代理解上的忘年戀,在此僅作一定程度的戲說,而借用這種說法),他對赤瑕之情,就像蓮花對絳珠之情。從他所愛者來看,他總是愛上智慧超群,性情活潑而善良的女孩,這可以看作是他愛絳珠的延續。換言之,重生的赤瑕其實有著絳珠的影子,雖然她是娥皇花圣者的化身,但是要讓百里蔚藍移情別戀,除了這種相似性,和他實在不想再與蓮花爭風吃醋的這一心理原因之外,沒有別的解釋。

        蓮花與絳珠

        這種心理學基礎并不在本劇的臺詞中清晰顯示,但觀眾完全可以猜到其中的真諦。他一生與多名女子發生糾葛,如非戰(狐仙)、美夕(狐仙)和水果(鯉魚精)等,但最愛還是絳珠。

        如果讀者細看劇情,將會發現,男神的性格遠比絳珠要來得具體,這也說明,在本劇中,男主才是現實的,而女主絳珠只是一種幻影。甚至,我們會發現,除了絳珠,其他幾位女角,也是十分富有幻覺色彩的。尤其是赤瑕與梨哥,總是在同一個身體上變幻;真假難辨。其他女性如狐貍精美夕美得如一團火,行蹤飄忽。鯉魚精水果曇花一現;夕霧上神個性很難判斷,你會覺得她是同性戀者,熱愛赤瑕,卻又因為赤瑕的不信任而毫不猶豫地對赤瑕有了殺害之心。如此種種,也延續了《紅樓夢》原著的一種意旨:即女性皆如美好本身,而終究幻滅。

        但本劇是神話,所以,劇本最終對兩位男神做了一種英雄化的處理——讓他們成為燃燈佛燈中的兩柱燈芯,以身當炬,照耀眾生未來。這個結果,看起來也是幻滅感很強,仿佛寶玉出家。但卻又是光明本身。

        章聞哲簡介:

        章聞哲,本名章文哲。曾用筆名冰綠主意(義)、章少卿等。1973年出生于浙江諸暨。詩人,自由文藝評論人。前《黃河詩報》主編,評論員。撰有散文詩理論專著《散文詩社會》,文藝哲學論著《中國社會主義美學探微》系列及百萬余字藝術哲學類論著《夢、藝術、人本主義》;軍旅文學研究《文學彼岸:從“花間派”到峭巖詩歌》;特色社會主義詩學研究《所有制文化譜系與主體——當代詩歌美學探微》等多部。短篇文論《一個真正屬于人民的詩人——賀敬之》(原題:《詩人賀敬之》)《一部仡佬族的史詩——讀長詩“呵呵”有感》《從后現代敘事到后歷史主義》作為早期評論作品,基本奠定了其文藝批評的馬克思主義屬性與方向。著有詩集《在大陸上》,散文詩代表作《綠伯》《山妖》等?!督{珠傳》為其醞釀數年,并花近兩年時間進行創作的作品。

      責任編輯:李孟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看一级黄片

    4. <big id="jz7rw"></big>

      1. <strike id="jz7rw"></strike>
        <code id="jz7rw"></code>
        <th id="jz7rw"><video id="jz7rw"></video></th>

      2. <pre id="jz7rw"></pre>
        <th id="jz7rw"><video id="jz7rw"></vide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