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jz7rw"></big>

    1. <strike id="jz7rw"></strike>
      <code id="jz7rw"></code>
      <th id="jz7rw"><video id="jz7rw"></video></th>

    2. <pre id="jz7rw"></pre>
      <th id="jz7rw"><video id="jz7rw"></video></th>

    3.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東言西就/《重讀二十世紀中國小說》\沈言

      2022-05-18 04:24:11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許子東著作《重讀二十世紀中國小說》。\資料圖片

        近日參加商務讀書會線上講座,聽許子東教授談《重讀二十世紀中國小說》的想法與心得。對于那些年追《鏘鏘三人行》的我而言,許老師絕對是不容忽視的存在。從電視前到手機端,盡管沒有了“鏘鏘鐵三角”你來我往的熱鬧,所幸直播鏡頭前的許老師溫文爾雅依舊,學人風采不減當年。云端所見,各地觀眾全程熱情高漲,最后的問答環節更是高潮迭起、一再延時,講者的魅力不容小覷?! ?/p>

        伴隨許老師不疾不徐的分享,恍若步入中國小說的百年時光隧道,一路徜徉文學世界,“中國近現代文學的多面相”如書卷漸次展開呈現?!吨刈x二十世紀中國小說》采用編年體例,始于一九○二年梁啟超《新中國未來記》的政治“神預言”,止于二○○六年劉慈欣《三體》的硬核科幻風。其間,大致按照作品發表或出版的時間順序編排,既包括時有忽略的“晚清時期”和時有說起的“五四時期”,也涉及時有留白的“革命時期”和時有論及的“改革開放時期”。另特別收入“生態篇”,高度還原不同時期“作家的一天”。作者以名人名篇為中心,重新梳理二十世紀中國小說的關鍵線索,探討小說史的發展脈絡,頗有為中國文學著史況味。

        一如巴爾扎克指認小說是一個民族的秘史,在許老師眼中,中文小說則是最接近中國故事的文學體裁。翻閱《重讀二十世紀中國小說》,串聯“二十世紀”、“中國”與“小說”三大關鍵詞,無異于以小說為匙,看百年中國故事。置身二十世紀一以貫之的時代敘事下,原來一經打通“晚清時期”、“五四時期”、“革命時期”與“改革開放時期”的人為壁壘,便赫然發覺:在以知識分子和農民為現代中國文學主要人物形象,由二者構成“啟蒙救亡”主題的學術界主流之外,官員(干部)亦是二十世紀中國小說一條不可忽視的人物形象主線。其間,既有知識分子與官場的“互相改造”,也有民眾與官員的“矛盾依托”。許老師通過文本閱讀與文本分析,回溯并探究由文本所建構的世界,發現了二十世紀“士農工商仕”中國社會階級分析的新問題。而面對“百年來中國怎么會走到今天?會走向怎樣的明天?”的世紀一問,作者提出不妨相信《老殘游記》有句話:“眼前路都是從過去的路生出來的,你走兩步回頭看看,一定不會錯?!?/p>

        許老師自言不生產故事,只是故事的搬運工。事實上,脫胎于音頻節目《二十世紀中國小說》的《重讀二十世紀中國小說》,書中所選取的正是一百年來中國人寫的最暢銷的中國故事。而許老師用音頻來“寫作”,以簡潔明快的表達方式處理復雜晦澀的學術問題,可謂中國文化普及化、大眾化的一種創新嘗試,讓一個世紀的中國故事走出“象牙塔”,在輕松詼諧的閒話閒談中重回大眾視野。對此,陳平原教授亦不諱言:學術界能寫作的人很多,傳媒圈能發言的人也很多,但是不僅能寫、能說,而且能把沉重的學問說得有趣的學者卻很難找,許子東教授恰恰就是這樣的跨界學者。如此看來,我們所處的時代,缺少的其實并不是故事,而是會說故事的人。但愿,有愈來愈多會說故事的人,融合傳統與創新的表達方式,以普羅大眾喜聞樂見的表現形式,跨界講好愈來愈多膾炙人口的多元故事。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看一级黄片

    4. <big id="jz7rw"></big>

      1. <strike id="jz7rw"></strike>
        <code id="jz7rw"></code>
        <th id="jz7rw"><video id="jz7rw"></video></th>

      2. <pre id="jz7rw"></pre>
        <th id="jz7rw"><video id="jz7rw"></video></th>